donderdag 29 maart 2012

《毛澤東的為魔之路》正文1 七小魔争胜



《毛澤東的為魔之路》正文1 -- 七小魔争胜




(作者按:正文中有些名词为隐晦、避讳名词,如果您看到的正文没有序言与注释,请用心体会,对比阅读。)




一、七小魔争胜




19976年九月九日1重阳节这天,一众魔鬼在人世间完成行恶旅程,升了魔界,他们一个个来到魔王面前,争相把自己一百年内,在人间的行恶过程向魔王禀报。魔王端坐宝殿,说道:“孩儿们,你们在人世走了一遭,都行了些什么恶事,快快报来,让我看看,你们是否创造出新的吉尼斯魔兽记录,也不枉我以往教导你们一番。”




第一小魔道:“魔王在上,小的去了亚细亚东方之国,我们皇军的铁骑攻占了邻国首府,我们在邻国首府实行大屠杀2,我们用军刀砍杀手无寸铁的平民,在大街上进行杀人比赛,一天内,以杀人多者为胜。我一天杀人八十九,取得了杀人比赛的胜利。”




魔王道:“好,杀他国之人,一天内,以大刀杀近百人,以杀人为乐,不枉我教导你一番,来,晋封为大刀杀人冠军。”一顶桂冠戴到了该魔头上。




第二小魔道:“且慢,大王,杀他国之人,人人都有理由杀之,这根本不算能耐。且其人既已受缚,杀之无异于杀一鸡羊。难的是杀本国之人。




且听我道来,我来到亚细亚东方之国,人口最多的国家,我化名送要武3,是一个才十几岁的女孩子。在某次运动当中,我发动同学打死了我们自己的老师,以及中学的校长,我们用皮鞭打,用脚踢,我们比赛打死人多者为胜,我们煽动、鼓励年轻姑娘杀人,杀过几人便尊称几姐,三姐四姐、五姐等颇多,最多有九姐十姐!我一下打死八个。在我们带动下,在总魁首4号召下,我们开始了全国大规模性的打死人运动。十几岁的我们,根本不管被打的人姓甚名谁,只要有人说一句这人是蛇神牛鬼5就够了,就用皮带棍棒铁器活生生一下一下打死,不是用子弹,也不是用大刀。打人相比大刀杀人,难度大了许多,需要引蛇出洞,需要抓捕技巧,需要煽动性言语,需要于无理由处找理由,需要呐喊助威喝彩的旁观群众,整个场面,比用大刀砍死人更为壮观,更为刺激,更为疯狂。通过打人,能够将一种血腥渗透进所有人记忆,所有人都为我们的行动与我们的组织不寒而栗。




大王,您给点评点评嘛,我们十几岁的女孩子,在总魁首光辉思想照耀下,在暴力学说的全力熏陶下,我们早已驱除了对杀人的恐惧,我们以打死人为愉悦,我们手里常提着一条浑圆皮鞭,皮鞭被血渍浸得乌黑。我们的皮鞭簌簌作响,乌黑光亮闪烁天空,这是何等威风八面!举国上下,则完全丢开了文质彬彬,迎来一片要学武能学武的天空,全国儿女多奇志,爱了红手6爱武装。”




魔王道:“好,妙,果然奇妙,在打死人方面,谁说咱女子不如男。来,加封打死人冠军。”又一项桂冠被摘了去。




第三小魔道:“且慢,大王,她虽然打死了很多人,打死了自己老师,但还远不够心狠手辣,杀人数量也不够多。




且听我道来,我来到人间,看到天下众国,只有那亚细亚东方之国,众人都信奉我魔道,我投生其间,同样参与了上述打人杀人过程,只是我们又与之不同。我们采取的是群体性杀人策略,我们营造罪恶的社会氛围,对人类善良天性进行戕害与最后铲除。我们进行的这种戕害比一切古代史实更加令人发指,我们将群众充分发动起来,以实现这种戕害的大普及,我们杀人的心理,比古往今来任何人都更残忍更变态更具罪恶且更具威力。




暴力公开盛行,毁灭天天进行。一众人等在抄家、破四十旧、揪斗、打砸抢时欢呼雀跃、争先恐后,夜夜火光冲天,日日鲜血长流,真乃长夜难眠赤县天。在19967年的一年内,光在盗县7,我们就杀了四万多人。被杀害的人老到80岁,小到几个月,男女都有。肆类分子不用说,连子女都杀,还有红手党员、ABC团员8、贫下中农。国家干部、复员军人也有被杀的。屠杀的手段有刀砍、铳打、铁烙、活埋、沉河、尖刀刺、钝刀割、锄头挖、绳子勒、石头砸、数十人捆在一起用炸药炸、几十个人丢进红薯窖里用火活活熏死、还采用了砍头、挖眼、割耳、削鼻、剖腹、割乳、切指、断肢等手段,惨绝人寰。




魔王,您且评评理,大群体杀人,是不是比一个人或几个人逞英勇杀人更为英勇无敌,杀人也更多?”




魔王道:“果然,果然你不负所望,来,封为群体性杀人桂冠。”又一顶桂冠被摘了去。

第四小魔道:“且慢,大王,他杀人虽多,怎敌我杀人手段之妙?而且人们在前面杀人,我们更在他们后面杀人。我们不但发动人杀人,我们也杀发动人杀人的人。




同是上述总魁首示意后发动起来的杀人过程,按人类正常逻辑,同是割命9的同道10,有着共同信念,是不应该互相残杀的,可别忘了,我们追求的是割掉人的性命,而不是信念。我们在武斗中分为数派,我们这派工人抓住了另一派工人之后,就用各种刑罚11折磨他们,有喷泉(打破头颅,血喷涌而出),还有风景画(用刀乱割受害者的脸),还有老虎凳子、铜丝鞭子、钢丝钳子,灌辣椒水的壶,捆人吊人的绳子,打人用的棍子……,我们实行抽筋剥皮、揪下脑袋当球踢。我们割掉男人的阴茎,割掉女人的乳房,这纯粹是为了取乐。我们把雷管插入人的鼻孔内引爆,炸得他血肉横飞。我们轮奸女人,然后把大号电光鞭炮塞入女人阴道,点燃爆炸,观看女人洞底开花的各种美妙景观。




我们的杀人妙法,总结起来,有如下十种:

1、枪杀(含步枪、猎枪、鸟铳、三眼炮等)。

2、刀杀(含马刀、大刀、柴刀、梭镖等)。

3、沉水(沉潭和沉河,沉河又称“放排”)。

4、炸死(又称“坐土飞机”)。

5、丢岩洞(一般都辅以刀杀)。

6、活埋(基本上是埋在废窖里,故又称“下窖”)。

7、棍棒打死(含锄头、铁耙、扁担等)。

8、绳勒(含勒死和吊死)。

9、火烧(含熏死)。

10、摔死(主要用于未成年孩子)。




我们还比试谁在这中间更有创意。我们把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的老师打死,然后逼着校长在阳台上抱着死尸跳舞——真好笑,校长也干脆跳了楼12。更普遍的例子还在数不胜数的大批判当中,我们总是把砸烂、批倒批臭、打入十八层地狱等等一切极端残暴的语言倾泻在受害者头上,并由此使自己得到胜利者的满足,以致于大批判竞成了我们乐此不疲的职业。施虐快感随之诞生。我们最强烈地宣泄出对蛇神牛鬼的仇恨,而且也使施虐者由此体会到自己是神圣、强大的,异端者则显得极端卑弱无助,人间的一切是非完全颠倒。我们因此获得最大的荣光和施虐快感。




魔王,您且评评理,他们杀人手段有我们这么丰富,技术有我们这么高超么?”

魔王鼓掌欢呼道:“妙哉,妙哉,在我对你教导的基础上,你尤其具有创造性发挥,做到了与时俱进,理论创新。来,加封杀人技术桂冠。”又一顶桂冠被摘走。




第五小魔道:“且慢,大王。杀人固然快乐,怎及我吃人来得爽快。




也是在上述亚细亚东方之国,全国性杀人过程当中,随着杀人逐日增多,杀人已全无乐趣,一个阶层敌人见我们去抓他,自忖死期已致,为了少受点罪,他立即上吊自杀。当然不准自杀,我们立即冲上楼去,将他放下救活,五花大绑押解回村。半途,他任打死也不肯再挪动一步。于是我们把他塞进竹编的猪笼,抬回村去。在村中将他绑在电线杆上,打得死去活来还不解恨,便用烧红的锅铲一点点烙。最后用树枝按住他四肢,我动手剖腹……头一把刀割不动,扔了。第二把刀才切开。我伸手去掏心肝,血热得烫手。只好从河里戽水冲,冲凉了我把心肝掏出来,一人切一块,每人拿回家吃了。吃了人肝,心红胆壮,可以更好的干割命。




在无数杀人吃人过程当中,被打倒者刚被殴倒在地,人们便蜂拥而上,执刀割肉。曾经记得,未能拥进里围的指挥者(支书)大呼:不许抢!他的鸡巴是我的!众人一听,赶紧将鸡巴留给支书。支书最近在女人身上很不硬朗,需要吃吃他人鸡巴补补自己鸡巴,唉,不知道他再次干女人的时候,是自己的鸡巴在使劲,还是那死者的鸡巴在使劲?如果是那死者的鸡巴在使劲,那倒也值了,那死者寂寞的鸡巴随着支书热闹的鸡巴,多干了好多女人耶13。

光在广熙武喧14,一个小小县里,我们前后就吃了一百几十人,其中(被)吃肉后砍头的1人,挖心肝的56人,割生殖器的13人,全部吃光(连脚底板肉都被吃光)的18人,活割生剖的7人。在武喧中学,我们组织大批学生批斗完教师、校长之后,在校园内就地架起简易炉灶,将他们剖腹脔割、煮熟分食。




魔王,您且评评理,杀人固然为乐,怎及我等吃人更为乐?”




魔王道:“甚好,甚好,你吃人肝甚多,可知怎么吃着好吃?”




他答道:“烤着吃最好吃,香。煮的有腥味。”




魔王道:“妙哉!妙哉!可见你吃人肝甚多,经验丰富。来,加封吃人桂冠。”又一顶桂冠被摘走。




第六小魔道:“且慢,大王,若论到心狠手辣,能够狠下心来,普天下莫过于我。




我同样来到亚细亚东方之国。为了响应支持总魁首的阶层斗争15理论,在那向产资阶层16反动路线冲杀、杀向帝修反、杀上大批判战场等成为亿万人生活之基本内容的时候,极度疯狂的野蛮和残酷成为整个社会的必然。我时时不忘阶层斗争,以阶层斗争为纲,时时刻刻提醒自己:阶层斗争处处都有,身边也不例外。




我那六十多岁的大姨曾经嫁给本资主义军官为妻,军官跑了,留下大姨危害无产阶层正权,为了防止她反攻报复,遵照总魁首指示,我第一个去把大姨脑袋割了下来,向正府表功。

我女儿曾经在阶层敌人的国家,一个本资主义国家学习过,她深受本资主义思想毒害,我一脚把她踢死。让她死得痛快,算是看在父女情面上。




我七十多岁的父亲原来就是本资家,对我们无产阶层的危害更是无比巨大,我毫不手软,用哑铃砸碎了已经被斗倒,一息尚存的我父亲脑袋。




虽然后来我也疯了,但说到狠下心来,无人及我。




魔王,您给评评理,说到如此狠心,六亲不认,天下谁人及我?”




魔王:“好好,好好,六亲不认,只存魔性,不枉我对你一番教导。来,加封六亲不认,狠心杀人桂冠。”又一项桂冠被摘走。




第七小魔道:“且慢,大王,若论到事物之荒诞离奇,谁也不及我。




屠杀活人?算什么本事。在我们唯物主义者眼里,杀人无异于杀狗,随便杀之即可。但亚细亚东方之国几千年来,人人心中惧怕已死之人,多敬鬼神而远之。担心人死后化作厉鬼,来向人索命。担心人死后变成神,来赏善罚恶。为了特立独行,也为了显示我魔之无不敢做之事。我来到上述亚细亚东方之国,专做那屠杀死人,鞭笞死尸之事。




我们将炎帝陵主殿焚毁,陵墓挖掉,焚骨扬灰。




我们将舜帝陵捣毁,墓冢挂上个大喇叭。日日夜夜广播总魁首的大伟语录,总魁首的语录,不但要求属于人的世界背诵,遵照执行,也要求此外一切世界背诵,遵照执行。




我们将大禹庙拆毁,大禹塑像砸烂,头颅齐颈部砍断,放在平板车上游街示众,既砍头又游街。死人头找不到了,只好找个头像来游街示众。相对于总魁首,一切过去帝王将相都是反动分子,不管他死去有多少年,也要让他遭受砍头之苦,游街示众之痛。




我们派出革命青年砸了岳庙,把岳武穆17的坟刨了个底朝天。岳武穆被焚骨扬灰。这个岳武穆,居然敢为过去的皇帝效忠,而不为我们总魁首效忠,落这个下场,活该。古往今来,一切人等,都必须为我朝之总魁首效忠。




我们来到天涯海角,把名臣海清官18的坟砸掉,将他的遗骨挖出来游街示众。天下官吏,忠实实行红手主义思想的,红手党叫怎么做就怎么做的,就是好官吏,一切事情,好与坏,都必须以总魁首语录,红手主义原则,为判断准则。这个海清官,胆敢弄个什么清官准则出来,抬个棺材行事,连最高层也不放在眼里,连最高层的话也不听。要是人们跟着学习,不听最高层的话,这还了得?所以这样顽固份子,就该游街示众。




我们砸开千古义丐19的墓。掘出其遗骨,抬去游街,当众批判后焚烧成灰。一个乞丐也敢办学校,这不是要让人聪明起来吗?人一旦聪明起来,我们总魁首怎能驾驭?总魁首固然英明无比,但我们更需要不会思考的人,叫他上山,他就上山;叫他下乡,他就下乡。人要是多读书,就会问为什么要上山?为什么要下乡?总魁首日理万机,能够有时间一一解释吗?所有人就是一个听话的、驯服的工具。让人愚笨下去,是我们的一项长期国策。今天我们正府,宁可将大把大把钱贪污浪费掉、挥霍掉,也不用来办学校。你一个乞丐,一日三餐不饱,居然也去办学校,在那朝那代还受到过褒奖,这不是对我们今天正府的莫大讽刺吗?我们正府都在遵循行恶原则,而你这个乞丐居然敢做善事,岂不是太讽刺我朝正府了?快快将之游街且焚烧成灰,踏上一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




我们将章之洞20的坟刨开,将章氏夫妇尚未腐烂的尸体吊在树上。尸体吊在树上月余,直到被狗吃掉。天上地下,唯总魁首是尊,给过去皇帝做过官的人,其尸体自然只配喂给狗吃。

我们领着一帮割命小将,以让保皇派头子出来示众为由,刨开康氏墓,将他的遗骨拴上绳子拖着游街示众。割命小将们一边拖着骨头游街一边还鞭挞那骨头,这是为了让康氏灵魂受到鞭笞。游完街,康氏的头颅被送进氢岛市造返有理展览会,标签上写道:中国最大保皇派康友为21的狗头。我们郑重宣布:敢在总魁首未出生前出生,并敢在总魁首未当政之前效忠皇帝,又敢在总魁首未当政之前就死去,不留下身体来效忠总魁首的人,就是这下场。




我们还把各种能够看得见的艺术雕塑,艺术饰品,全部毁灭毁掉。能够找到的字画,则全都烧毁。天上地下,唯总魁首为最大伟艺术家。其它艺术存在,都会有损总魁首的大伟形象,因为总魁首日理万机,没有时间做这么多艺术活儿,这些艺术玩意摆在那儿,是对总魁首的巨大讽刺。所以,能推倒的就推倒,能烧毁的就烧毁,不能推倒烧毁的,例如像一些岩石上有字画,我们总不能把所有石头都炸了吧,聪明的我们,派些人攀越到岩石上,以鬼画符手法,将所有字画进行销毁,用石灰在上面涂抹,然后写上总魁首万岁等字22。




魔王,您且评评理,我是不是做了前人所不敢做,也不愿做,最荒诞离奇的事情?把死人鞭之,屠杀死人,这多么富有想象力,多么富有创造力。我们把过去一切名流、将相、帝王的坟墓刨开,这第一是为了把总魁首语录向他们宣读;第二是充分反映了我们掘地三尺,也要证明我总魁首无比大伟23之光辉形象之雄心万丈;第三则向活着的人宣示,人间实行赏罚的权力,全部操纵在我们手中,你鬼也好,神也好,都由我们魔道掌控。总魁首的英豪可令天地失色,日月无光,比太阳更红。太阳不能够照耀到地面以下的地方,可我们掘地三尺,硬是让总魁首的光辉照耀到地面三尺以下。这不但空前,亦且绝后。”




魔王叹了口气,说道:“伟载!伟哉!屠杀死人,鞭笞死人,此举使人不敢轻易生,不敢轻易死。或虽生而惧死,或虽死而惧生。人人惶惶恐恐,个个闻魔变色。掘地三尺,体现我魔威力无处不在,你的功德甚伟。荒诞杀人桂冠,非你莫属。”


再一顶桂冠被摘走。


Geen opmerkingen:

Een reactie plaat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