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ijdag 16 maart 2012

致海外流亡争取中国民主胜利的炎黄子孙的一封信



中共邪惡事蹟宣講團-----剛參加了天國樂團在法國的活動回來, 這樣的活動其實就是臥龍先生文中所提倡的中共邪惡事蹟宣講團, 法輪功學員已經風雨無阻地做了14年了, 而且參與這個活動的人不僅僅只是流亡海外的華人, 而是全世界各民族的大法弟子!他們不是以受害者的姿態乞求西方的憐憫和援助, 而是以救世的慈悲在講述著中國神傳文化的美好, 同時控訴中共對真善忍的迫害,他們的行為讓世人敬佩。我在此感謝全世界大法弟子, 並向臥龍告白:我不知道你躲在了哪裡?在人間還是天堂?但是我真的沒有對不起你! 志敏2013年7月1日於比利時


致海外流亡争取中国民主胜利的炎黄子孙的一封信

尊敬的海外流亡的华人朋友:

同我们一样,你们都是炎黄子孙,中国是大家的根。
同我们一样,你们身心都曾饱受共产主义的凌虐与迫害。
同我们一样,你们都曾饱受共产主义思想的流毒与浸染。
今天,保护我们的根免遭共产主义荼毒,是迫在眉睫的重任。
今天,让每一个中国人都不遭受共产主义的凌虐,依然是很艰难的事情。
今天,让每一个中国人从共产主义邪恶思想下解脱出来,是最重要的事情。

苍天于我们何幸,远古时候,当世界大部分地方还处于蛮荒之地时,中国大部分地方已趋向于礼仪之邦,人们趋向于君子风范。

苍天于我们何不幸,今天,当世界大部分地方都在享受民主自由以及福利保障,呼吸自由空气并享受自由体育运动所带来欢乐的时候,全中国却处于共产奴役之下,既无生存自由,也无生活自由;既无言论自由,也无免于恐惧之自由。
今天的中国,一切都显得那么沉重沉闷,很难从人们脸上看到真正开心的笑容,一点都没有。

在此刻,苍天把同一个梦想,追求自由与天赋人权的梦想,同时交给了你们,我们。

在此刻,苍天也把这样一个局面留给世界来观察:倘若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这个国家,其人们不能够拥有真正的自由,不能够把命运操纵在自己手中,那么,这世界五个角落中的一个,会把腐朽糜烂的暴力思想向世界流传。如同人四肢中一肢烂掉会导致人整个躯体烂掉一样,世界也会因此遭殃。

华人朋友,我们都知道,迫使你们流离失所,迫使我们在恐惧下生存生活的最根本原因,就是共产主义。这是一种恶魔带来的思想,它花言巧语,使出魔鬼撒旦的巧舌如簧,诱骗人们上当。它拒绝和谈,拒绝协商,拒绝沟通,它提倡阶级斗争、暴力是它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它以暴力方式推行它的学说以及它存在的方式,它直接把屠刀架构在每个人脖子上,与此同时,它所到之处,既垄断真理又垄断资讯,它本身既是权力中心,又是真理中心,还是资讯中心,它通过无所不能的教育,让这个国家绝大部分人集中在它所需要的意识形态之下,它把暴力斗争理念注入每个人血液,使得在它所占领之地,无数人都认为,暴力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可行方式。不服从的,就应当被枪决。

很不幸的是,这个国家的人们,面临问题需要解决的时候,大部分人的思维方式,依然局限于此,只能够单一想到这种“非此即彼,你死我活”的斗争方式,而不去通过协商探索更广泛的方式,找到更有效更温和的途径来解决问题。
这真是流氓无赖加土匪信奉的学说。

面对人类,最文明的方式只有一种:协商再协商,和谈再和谈。在爱的广泛要义下,相互协商,相互让步,妥协,服从公理、理性,遵循道德与良知感化,而不是屈从暴力与威权,这样,每个人才能够真正建构自己的幸福。拒绝杀戮,远离暴力,惩罚暴力专政的统领者,这是人类社会的共同责任。


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一些地方,还远没有处于文明制度之下,民主选举,服从公理,在这些地方还远没有得到广泛认可。暴力与杀戮,依然是这些地方统治者驾驭人,凌驾于人们之上的血腥残酷方式。

很不幸的是,实行共产主义的国家,是这样国家里面的极端国家。它把公开的暴力,赤裸裸载入行动纲领,它把对共产党的效忠与热爱,凌驾于所有人所有事之上。它的入党誓词就说道:对共产党绝对忠诚,永不叛党。它差不多让所有青年学生都加入它的共青团,共青团的入团誓词里面,从头到尾,都是拥护共产党领导的话,而没有一个字讲到是为国家人们担当责任的。这就意味着,它宁要对它这个党的绝对忠诚,也不要服务于人们、国家的利益。它在第一次宣誓时,就已经抛弃了国家与人类,或者说,它将自身的利益,至于国家与人们之上。可以想见,它会怎样对待它所在国家的人们。可是反过来,它又制造爱国即爱党,爱国须先爱党的同一逻辑,并以爱国主义为借口,讨伐、诛杀一切不热爱它的人。

它要党外的人也无限热爱共产党,讴歌共产党。任何不同的声音,都遭到禁止,任何抗议行为,都将招来长期关押或者杀身之祸。

我要提出一个理念,从历史的长远来看,任何人,任何团体,任何国家,都没有要求别人绝对效忠的义务,也没有这种可能。只有秉承上天旨意,对公理、理性服从,效忠,才是指导人类行为的正确准则。在这个准则上,人们选择较正确的人,一同来完成为人类服务的,光明磊落的公共事情。并且,这样的人可以选他上台,更可以选他下台。这不但是一些地方过去已经实行并得到普遍认可的方式,也是未来自由人类处理问题的必然方式。

有人会认为,你竟然说不对国家绝对效忠,你肯定会是卖国贼。我想提醒大家思考:以美国为例,1776年的美国建国者,倘若盲目停留在执行对欧洲宗主国的效忠,就不会有今天的美国。1989年的东德,倘若停留在对共产主义的盲目效忠,就不会有柏林墙的倒塌和今天德国的重新统一。

效忠是一个相对的过程,我们当然要效忠于公义、公理、正气,一定程度上,还要尊重传统。但可以肯定的说,号召人们愚顽的、绝对的、盲目的效忠的这种做法,是专制社会统治者统治人们,把人们变成奴隶的一种最有效的做法。也是极端专制者常常这么样要求它的人们的。

倘若墨守成规,守着陋习而一成不变,则1991年至今的苏联,依然是禁锢苏联人们思想的钢铁牢笼。今天我们看到,几千年来人类有文字记载的历史表明,国家的合并、拆分,都在广泛进行着。一朝一朝喊着要人们万世效忠的君主,大部分都尸骨无存了,有很多人的名字比尸体更臭。

国家、团体、个人,都不是人们需要效忠的对象。让爱象雨露一样密布,心境宽容的对待一切,对公理、理性服从或者趋近,行事遵循内心道德与良知的感受与审判,这才是人类最需要忠诚的地方。

当共产党让人们对它绝对效忠的时候,可能连上帝也想不到,魔鬼撒旦的诱骗是如此成功。在近现代史上,竟然真有无数人盲目效忠共产党,而且比对过去的皇帝效忠还胜十分。这些人,自愿把一切都献给了共产党,自愿为共产主义信念进行各种暴力杀戮,最终,他们中大部分人也遭到了杀戮或者更悲惨的结局。最近一百年的历史表明,共产主义,给人类生命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巨大灾难。

中国是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历史上,无论是人们身上的个人特质,还是整体力量;无论是文字符号,还是传统文化,都曾焕发出神奇魅力。无数中国人,炎黄子孙,几千年下来,无论身在何方,大多都会对中国产生一种依恋不舍,魂牵梦萦的情感。几千年下来,这个国家没有消亡,也将永不会消亡。今天,人们自觉团结在这个国家的形象符号之下,热爱着这个国家,期盼着这个国家也能够在现代文明当中新生。人们愿意忠诚于这样一个国家,团结起来,试图使中国人不再遭受欺负与凌虐,更在积极探索使这样一个国家屹立世界之林的道路。

大部分中国人自觉热爱这个国家,将自身一切自觉与这个国家血脉相连,这是中华文明始祖给我们创建文字符号时,用汉字的铮铮铁骨,方方正正,端丽四方,给我们注入的血液与镂刻的纹路。这也是上天给我们选定肤色的时候,选用了与土地颜色最亲近的颜色做为我们肤色的一个正当理由。

秉承上天旨意,团结在中国这面旗帜下,重塑中华文明,忠诚于我们心中的国家,这是大部分中国人自觉自愿效忠的事情。

海外华人朋友,你们的根在中国,对这片土地,你们中很多人,永远难分难舍。文字的符号,意境的独特,注定了你们、我们,忠诚于这个国家,喜欢这个国家。今天你们有自由加入外籍的可能,但你们依然难舍难分这个故乡国家,梦里的江南水乡,魂里的气蒸云泽,万里长城与长江大川,依然是你们心中永远的牵挂。

漂泊异乡,你们处于较艰难的位置。虽然大部分国家,都以饱满的热情与爱,迎接到你们,但你们无论是婚嫁,还是日常生活习惯,都受到很大限制。异国他乡,你们再也无法真切感受儿时梦境里的小溪流水,你们再也无法真切感受最真实的中国本土文化与餐饮文化,这一切,都随着共产主义这道墙的阻隔而阻隔,你们几十年都不能够再回故乡来看一看,再真切感受一回。你们与国内的亲人相隔万里,再无法晤面,连打个电话给国内亲人,都有可能被监听。

世界和睦发展,现代文明的终极走势与上天的眷顾,并没有让今天的中国人,再遭受外族的侵略凌辱。可是,今天中国人却被共产主义这个更大的恶魔侵略凌辱,在这个恶魔的统治下,人们不得自由呼吸,人们承受着这个恶魔带给人们的高压与残酷统治,冤狱遍地,惨祸连连,有毒食品泛滥,文化道德沦丧。连自由呼吸都曾被提倡缴税,仿佛今天人们尚能够呼吸一口空气,都拜共产党所恩赐。历史上,盘剥人们血汗最厉害的残暴君主,也没有把自己的统治弄到如此荒诞如此残酷的地步。
华人朋友,驱除共产主义,追求自由,重塑中华文明,这是你我共同的责任与义务。追求公理,服从理性,重塑中华文明,这是几千年下来,中华始祖流传给我们的血液,这也是未来文明的必然趋势。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上天不会厌弃中国,把中国置于文明之外,正如人不可能割掉一肢而存活一样。

海外华人朋友,你们曾经与我们一样,在国内饱受不自由之苦。为了脱离危险,你们离开了国门,踏上了他国土地,重获自由。可你们的根在中国,你们的牵挂在中国。你们时刻关注着国内的苦难民众,为了崇高目的,和获得国际支援,你们在国外遭受过很多委屈,流下过很多眼泪,我看到过许多你们百折不挠的事例。正因为你们的不懈努力,国内一部分民众,多了一扇通向民主自由世界的窗户,有一部分人开始觉醒。

你们在海外流亡,有的已经超过二十年了。这二十年,中共在国内封锁了普遍的智慧发展与智慧探讨,对于思想发展,则通过御用学者进行歪曲诱导。民众的智慧在这个高科技信息时代,依然趋于愚昧而没有得到开化。可中共本身却在不断加强统治手段的锤炼,并越来越青出于蓝。

随着中共统治技巧的提高,统治手腕的加强,今天,摆在所有中国人面前的,是这样一个严重事实:今天的中国,其专制程度,并不比几十年前有所改变。相反,小吵大帮忙,你们的一部分行动,西方国家的一部分行为,被中共利用起来制造虚假的敌人,成为欺骗国内人们的工具。当然,毫无疑问,你们中也有个别人发生了蜕变,帮着中共一起欺骗国内民众,愚弄国内民众,混淆视线,使人们不再相信国外那些真正为反抗中共,驱除邪恶而做出努力的人们与国家。

这真是非常糟糕,一旦这扇被开启的窗户再次关闭,被建立起来的信任再次丧失,中国的未来,将极有可能在中共的铁腕统治下再度陷于无边黑暗。
今天的中国,形势依然严峻。反抗的道路,依然艰巨。华人朋友,你们相比国内人们,拥有更多发出自由声音的机会。你们正可以在自由的基础上,相互宽容,兼容并蓄,形成理性的思维与思考。我希望你们行动的时候,不再习惯性照搬中共曾经教导过的斗争方式:内斗、冷酷、不宽容、不理性,思想狭隘,行事偏激。

华人朋友,你们的身体融入了西方,你们的心灵也当真正融入西方,去真切感受民主与自由的理念。上天对人类的普遍慈爱,是民主与自由的根本前提。普遍的爱的施与,方能够真正改变这个世界,惠及这个世界。共产主义教条,无论是有形的而是无形的,应当在你们那儿得到彻底抛弃。在追求生活享受的同时,大家都应当更为重视对精神的信仰与追求。二十年的流亡与讨生活,长期的坚守与抗争,应当能够让你们的力量拧成一股绳。你们应站在理性高度,遵循公理,相互宽容,遇事相互协商,走到一块来。希望你们能够放弃小我,遵循公理与理性,达成一致意见,尽快为国内的艰难情况,想出良策,并开创出新的局面。

哪怕你们不再打算为这个国家再做些什么,也请别再公开的相互掐架,对骂、攻讦。不要在任何事情上都互不认输,做毫无理性的争辩。事实上,当争辩一方有很明显的逻辑证明和事实的时候,另一方如果不能够就每一个逻辑点进行辩论,不能够就事实进行举证,而只是盲目否认,死不认输,那么,我认为这样的争辩,是没有多大积极意义的,甚至还可以认为,这就是一种野蛮专制加无赖的恶劣做法。
我认为,只有服从到理性角度上来,才能够更好更快的对一般问题建立一致性见解,才能够更好的掌握到真知灼见,并针对问题提出科学合理的方向,走向文明,你们觉得呢?

我有一个理念,提供给你们参考。很多中国人厌恶专制统一的做法,于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认为民主就是人人坚持自我本色,随心所欲,永不改变。我认为这个话应该补充一下,这个自我本色应该在大众能够接受的范围内。从这种意义上说:民主是更多人趋向于公理,服从公理,在这个基础上人人自由,个性发展。

通晓自然法则的一般规律,建立符合自然公理的规则,同时遵循每个个体习性,尊重每个个体自身发展愿望,达到和谐发展的思维,即理性思维。在民主自由发展过程当中,是没有外在框架的,也不能够再设置外在框架,再设置外在框架就成了专制的做法了。但形成理性思维,却需要人们内心去自觉自省,这样方能够达成共同契约,最终对问题做出一致裁决。这里面没有有形框架,却有一个无形框架,这个无形框架,在人们自觉自省的过程中形成,在人们长期道德坚守与良知追求过程中形成。一个美好社会的建立,有赖于此。

顽固的坚持自我本色,随心所欲,固然是你的自由,但一个集体将永远不能够达成一致意见,公共事务将不能够求解到正确答案,只会出现更为混乱的局面,从而也就不可能走向真正的民主。每个人都坚持自己的狭隘意见,也就不会共同缔造美国的《联邦宪法》。在人人充分自由的基础上进行协商,并且在协商的时候,每个人都坚持一部分,放弃一部分,才能够最终达成一致意见。

民主也不是我喜欢谁就是谁,民主是我不喜欢谁我也尊重谁。只有专制,才把个人喜好完全做为行事准则,随心所欲。民主是在人人个性自由的同时,坚持公理,理性行事。专制是在一个人或者少部分人个性完全自由的同时,废弃公理,随心所欲胡来。统治者只有站在“笼子”里,接受监督与检查,方能够更好的为社会服务;自由个性只有接受理性与公理这个“笼子”的约束,方能够形成民主的共同契约。与专制君主强行给每个人施加铁箍的做法不同,后面这个笼子,更多的,依赖于人们对自我个性的自觉约束,对信仰的自觉服从。

今天我们中国人在倡导民主自由的时候,许多人竟然把自己的个性趋向于无理性约束,天马行空,放任胡来,最终遭人厌弃,组织形式上更是形同一盘散沙,事情无法去共同谋划,彼此说话有如鸡同鸭讲,互不妥协。这样下去,努力多年,依然收益甚微,甚至毫无结果,这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大家可以去反面理解一下:残暴昏庸的专制君主,难道不正是在成功后把自己一个人的个性自由发挥到肆无忌惮吗?今天一些见识肤浅,个性张扬的所谓民主人士,却已经在成功前就已经将个性自由发挥到淋漓尽致了。这样下去的结果,当然得不到民主,也得不到成功。

一味坚守个性,不摒弃里面的狭隘因子,不去自觉戒除里面的不合理因素,喜好“占山为王”,会把事情进一步弄糟,我猜想,这也是为什么二十年来,国外众多华人朋友,意见不能达成一致,不能团结起来,不能为解救国内苦难民众更好谋划的原因之一。
有很多人说中共的铁腕专制统治不好,是不好。中共似乎有意识的设置圈套,让一部分中国人去自由发展,由于没有先天理性的自我制约,结果中国人身上的劣根性表露无遗,自由泛滥成灾,走向了更糟更乱的局面。这把自由的积极性抹杀了,把自由应有的文明、理性两个要素全抛弃了。这最终会遭到中共的耻笑,也会遭到人们的嘲笑,于是更多人主动选择与中共走到一块,认为这种中共模式下的稳定,比自由模式下的混乱更好,与中共合作,才是中国未来的唯一出路。中共的媒体,也一再的、反复的在证明这点。还真有很多中国人在对比后,也是这么认为的。

华人朋友,在谴责中共语言的欺骗性的同时,我们也必须找找我们自身的不足,我们是否对民主自由,有真正清醒的认识,我们是否掌握了其中内涵?华人朋友,我们的民主自由,必须做有理性框架下的民主自由!我们的民主自由,必须做有骨气的民主自由!不再被耻笑与嘲笑!


在认清楚民主自由真正内涵的同时,我们也还必须提倡追求高尚的精神。因为今天的中国,要想民主取得成功,没有崇高的境界,没有高尚的精神,没有特别的付出,是不可能真正成功的。

同是流亡海外,孙中山时刻不忘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同是流亡,申包胥哭秦庭七日致气绝,终感动秦哀公发动秦军,助楚兴国。假如流亡海外的华人朋友,人人有孙中山之志,又何愁不能驱逐共产主义恶魔?假如流亡者,人人都能如申包胥一样“子能复之,我必能兴之!”,又何愁今日之中国不兴盛?

要说艰难,一百多年前的孙中山先生,并不比你们容易。在追求自由方面,在创建共和国方面,孙中山先生有明确计划,并矢志不渝,风雨无阻。华人朋友,当你们中一部分人打着追求民主自由旗号,干着打击异己,逐利的勾当,不能够与世界兼容,也不愿意与中国国内人们兼容的时候,我真的感到很震惊。你们目标一致,却四分五裂。林肯说过:内部分裂的房屋不能够屹立。这么发展下去,你们会成为中国民主自由的阻碍者,而不是建设者。

我曾经与你们当中一些人交流过,你们总说自己很忙,甚至不屑于与国内无名人士进行交流。是的,我知道你们是很忙。一方面,你们忙于管理自己的生活,一方面,你们忙于相互掐架、对骂、攻讦,一方面,你们忙于半真半假的以推翻中共为名获取赞助。从中可以看去,你们更多,只是为了自己的名与利,你们唯独忘了忍辱负重,卧薪尝胆,充分筹备,从长计划,去真正推翻中共。你们本为推翻中共而去,现在,却忙得没有时间去推翻中共了。

也许是多年的努力并没有取得成功。你们很难再用自己行动上的努力去验证邪恶的必然消亡,你们寄希望偶然因素产生奇迹。你们寄希望于天灭中共,却少了很多实际的努力与付出。是的,天灭中共这个愿望是所有善良人们共同发出来的愿望。但与其仅仅寄希望于如此,更不如有所具体行动。上天的赏善罚恶,必将进行,但只会借觉醒人之手进行。这必定是一个努力和艰辛付出的过程。若人类不自我觉醒,不自觉驱魔除恶,就算上天主动清除一个恶,下一个恶也会随着人的贪婪与欲望而再次出现,如此,则连上天也会在这样过程当中疲倦与厌恶。华人朋友,具体行动起来,倡导更多人觉醒,显而易见,是目前非常重要的工作。

与此同时,对于国内,你们如果能够更多的,全方位关注,而不仅仅限于那些较有名气的人身上所发生的事件,我想,这样的话,你们所体现的爱,才更为无私与广泛。如果不局限于发布你们个人主旨方面的文章,而是进行更广泛的探索。那么,更多探求理性、民主、自由的文章,能够通过你们之手,广泛传播,我想,在未来发展民主的进程上,一定能够进一步缩短距离,减小难度。个人的狭隘只会让世界更狭隘,心底的宽广才能够产生宽广的世界。我提倡你们相互包容,观念上能够更多兼容,而不局限于固有认知。

我想你们需要有人专门针对中国的民主问题,进行更广泛的探索,之后系统的去传播。你们也需要有人专门去世界各地巡回演讲中国过去所遭遇的苦难,让世界了解中国。这样坚持下去,才能够更好的对中国民主进行启蒙,才能够更好的让世界了解中国。

我想你们需要成立专门的组织,人们团结在这样组织之下,有明确的计划,分工明确。其中的一项重要工作,应该是耐心细致的做好与国内民众的沟通解释工作,尊重他们,帮助他们排忧解难,这样,长期坚持下去,才能够在国内赢得更广泛的团结与支持。

这需要成倍的艰辛与努力,这需要很多无私的奉献。西方在形成民主世界之前,有很多思想家曾经苦心孤诣的探索,更有无数人付出过艰辛努力,甚至牺牲掉生命。相比国内人们的追求,华人朋友,你们至少暂时能够免于生命安全的被威胁,你们或许可以承担更大的责任和创造更广泛的空间。

很多人简单以为,今天中国,只需要把西方民主模式搬过来,直接运作就行了嘛。但问题是,谁会愿意让你搬过来?你搬过来老百姓愿意接受吗?我们不可能在搬过来一个模式之前,连一点思想认识和准备都没有吧。
所以,在运作民主模式之前,让人们能够推开头上统治的暴君集团,让人们的思想从封建固有专制模式下解放出来,让人们愿意接受这个民主模式,远比最后运作民主模式难上许多。

华人朋友,过去二十年时间的努力,如果你们团结一致,目标明确,原本可以为中国人的未来争取到更多的机会,可以为中国人更好的开启一扇民主思想的窗口,架起一座世界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桥梁。你们中很多人坚强的努力过,但也有部分人中途放弃了,去追逐自己个人的欢乐享受去了。今天,所有中国人面临的,依然是一个难以解开的困局。怎么解开这个困局,成了每个中国人应该思考的大事情。
华人朋友,你们身处国外,多了一些发出自由声音的机会,我相信,在未来,你们能够放弃自我的固有成见,团结到一块来。你们仍然能够承担更大使命,也一定能够完成更大使命。

对外,中共是穷举国之力量,结与国之欢心,世界被中共的金钱与利益收买。流亡的你们,却只能够通过高尚的道德与坚毅的精神去感化世界,以申包胥哭秦庭的决心与勇气,去唤醒西方对共产主义恶魔不再残存幻想。未来,如果你们不想你们所追求的事业,中国人们追求的自由与民主,走向颓废与失败,如果你们不想你们在国内的亲人,因为你们在国外而遭受里通外国的罪状,如果你们不想你们的所有努力与心血都付之东流,那么,你们该当团结起来,行动起来。一部分人去创办实业,一部分人则去向世界广泛宣讲。你们内部之间,相互协商,相互兼容。使得世界人们,不再为共产主义邪恶所迷惑,不再为共产主义恶魔所欺骗。

华人朋友,如果不是持续几年来,我都看到你们在相互掐架、对骂、攻讦,也许我不会写这样一封信。你们让在国内的我们怎么想?我们打开邮件,打开聊天工具,看到的是你们相互对骂。我们打开网页,看到是你们互不妥协,四分五裂,一个事业分成无数块。你们到底在做什么?惶惶然若丧家犬,却并不携手同进,你们到底在为了什么?你们这么做,哪里还是中国人的骄傲,简直是在国际舞台上丢中国人的脸,这个脸,丢大了,而且,于中国人们发展民主自由,没有半点益处。这样下去,你们将成为这个民族的千古罪人。这几年来,中国国内极左势力重新抬头,太子党全面掌权,人们越来越艰难了,动不动就被失踪,动不动就被关精神病院。此时此刻,处艰难之时局,你们竟然还有时间争吵吵闹,你们自己吵吵也就罢了,竟然还让国内追求民主自由的人们,看着你们吵闹下去。你们的这种做法,的确令我震惊无比。

我的信,有些地方可能以偏概全了。请不要为我写的信直言了你们的一些情况而谴责我,辱骂我,这已经毫无作用,如何解决目前急迫的问题,解救中国的苦难,方是道理。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团结一致,奋勇向上,才能够找到明天的出路。而且,我必须重新提醒你们注意:当争辩一方有着较强逻辑证明的时候,另一方应该冷静下来理性思考,从逻辑证明的角度对事情分辨,依赖事实真相来说话,而不是胡乱回应。理性与冷静,是解救未来中国问题的唯一法门,除此别无它法。

我有一个梦想,炎黄子孙欢聚一堂,真正欢笑。
我有一个梦想,神州大地上的每一个人,海外的中国人,都可以来拥有自己的一切,自由、土地、言论,共同享受这块土地上上天给予我们的福报。
我有一个梦想,神州大地上不再有强权,不再有专制。暴力与血腥被人类厌弃,慈悲与爱广泛播撒。几千年的专制到此结束,炎黄子孙获得新生。
我有一个梦想,中华文明屹立世界东方。中华文明用它的深刻内涵,用它的和睦、和平,独特魅力,再次赢得世界的尊重。中华文明,以文明的外延贡献于世界,给世界带来爱与和平。

行文即将结束之际,在此我赋歌一首,表达我中华儿女未来的决心与勇气:
天苍苍,水茫茫;
山河破,国家碎,疮痍满目;
共产大孽,祸我中华;驱妖逐魔,舍我其谁。
山高高,水长长;
天地哭,人们嚎,涂炭生灵;
共产大孽,害我人们;驱妖逐魔,舍我其谁。
天苍苍,野茫茫;
国遭难,生有我,育育我芳;
执子之手,兴我中华;执子之手,兴我中华!



你們的同胞臥龍 民國100年5月4日

2 opmerkingen:

  1. Deze reactie is verwijderd door de auteur.

    BeantwoordenVerwijderen
  2. 执子之手,兴我中华;执子之手,兴我中华!

    BeantwoordenVerwijder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