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terdag 17 maart 2012

《反共必反毛》系列2 毛泽东的为魔之路序 言



清明節, 僅以此文給中華祖先掃墓。


《反共必反毛》系列2 毛泽东的为魔之路 序 言 作者:卧龙 中文版


(序言有点长,不过,读完它,相比去推开那扇腐朽专制的门,可要轻松多了。)


我记得某个历史学家说过,中国的问题要解决,毛泽东这个坎是绕不过去的,必须正视毛泽东的问题。

诚然,毛泽东对中国施加的影响太深刻了。他不是简单的在位二十八年,中国历史上,比他在位久的也有很多。但没有人在位的时候,只尊崇一个人的思想而彻底排斥其它思想。哪怕实行过文字狱的暴君,也没有要求人们在思想上完全受钳制。至少还允许人们自由的向往神佛。也没有皇帝要求人们从早到晚都背诵皇帝一个人的语录。除了秦始皇,后世的几个暴君,大都还允许人们向往孔子。

只有毛泽东这么样做了。他创造出了一套不成系统,能够令人神经亢奋,却无法指导人内心的思想与语录。除了他的思想,他创建的社会一度不允许人们接受此外任何思想,连唐诗宋词都成了毒草。他也不准人们参拜神佛,虽然他曾经说自己是佛教徒.




随着现代文明的到来,人类社会,早已进入一个公理普遍日常化的社会,公理化方法,广泛应用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领域。指导人们实际行动的,唯有公理化方法。

可中国社会则背道而驰,进入二十世纪中叶后,指导人们行动的唯一方法,竟然是最高指示——毛泽东的个人指示。神州大地,处处充满着最高指示。用毛泽东思想指导杀猪,用毛泽东思想指导治疗精神病院病人,用毛泽东思想拾粪,用毛泽东思想指导一切,各行各业,提笔必称毛泽东思想,讲话必背毛泽东语录。

可以想见,用个人指示取代公理化方法的社会,最终会给中国人带来什么。从那一刻起,极端愚昧与无知,伴随着最高指示,钻入中国人大脑。




他的语录不是真正的哲学,语录里不讲逻辑,没有理性,没有趋向或遵循公理。就算是,人类至今也没有发现一个人的指示能够取代公理化。公理就是公理,任何个人指示都无法取代。人类中凡使用他语录的地方,尊崇迷信他的地方,人们的生活就陷入水深火热,不使用他语录的大部分地方,人们生活得更好些。可是,他的语录却比同时期任何哲学著作都发行更广——他的语录塞给了每一个中国人。

他的思想里看不到对自然的理解力。毋庸置疑,因为他本人的缺陷,他对自然知识的理解,从来没有真正透彻过,也不可能真正透彻。可是,他的思想曾经长久的占据在中国人脑海里,现在依然占据在一部分中国人脑海里。

他身体的每一个地方,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曾令无数中国人癫狂。

他的一切,可以说,渗透进了每个中国人的血管。




他每做一桩事情,都用一个最正确的理由来号召,人们听从他的号召,争先恐后去做。哪怕是去赴死,也唯恐落了后。

他打着解救人们大众的口号,人们不能够拒绝他,把一切都交给他。

他打着为人们服务的口号,人们没有理由拒绝他,听任他代表人们。

他说他顺应历史潮流,历史选择了他,人们不敢对抗历史,觉得他说什么都对。

他说他比太阳还红,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人们对此毫不怀疑,誓死捍卫他。

人们不会想到,就算你解救了我,我感谢你,感恩你,但现在你哪凉快哪呆着去吧,我家里老婆生孩子的事,我的一切,我自己做主就好了。

人们不会想到,就算你要为我服务,可要不要你为我服务,你适不适合为我服务,我有自由选择的权力,我有考察你的权力,而不是不经选择就被你代表。

人们不会想到,任何暴君掌握政权后,都可以说自己是天之子,都可以说自己是顺应历史潮流而来的。历史这个抽象术语,谁都抚摸不到,历史潮流是什么,难道不就是暴君说了算数吗?

人们不会想到,太阳最红的时候,也是人们眼前最黑暗的时候,因为对着最红的太阳,人们眼中,将一无所见。政治上的领袖跟爹娘完全是两个概念,如果政治上的领袖试图比每个人爹娘还亲,那就意味着,这个领袖试图剥夺掉人们之间正常的亲情关系,那就意味着,有一天你可以随意杀死自己那不最亲的爹娘。那一天,一定是人类社会最黑暗的时候。

而这一幕,真的曾发生在中国!!!




建国后,他每做一桩事情,一定带来最坏的结果,可他说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坏的结果。于是,人们饿得皮包骨,却依然要去解救世界各国人们于水深火热之中,其中特别要解救的,是台湾人们和美国人们,后来则是苏联人们。人们饿得腿发虚,依然穿着打补丁的裤子,扭着秧歌,歌颂他。

人死了,他说死得其所,重于泰山;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有了这样的话,人们乐死忘生。

世界只有一个太阳,在他没有彻底掌握权力的时候,他说他偏要出两个太阳。在他彻底掌握权力的时候,他说他就是太阳,更胜过太阳。

人们需要幸福安定,他让人们几十年都处于高度紧张当中,反复斗争杀伐。

不跟国外打仗,他让人们自己打自己,却丝毫不比跟国外人打逊色。1967年到1968年间,重庆街头的打斗出动了坦克、装甲车,只差没有出动飞机了。对于打斗,人们乐此不疲,每天都对着他的画像汇报战果。无论哪方的人死了,都在墓碑上刻:誓死捍卫毛主席思想!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党中央!




他看所有人为敌人,他让所有人看所有人都为敌人,唯独他是例外。老师、父母、兄弟姐妹、亲朋好友,都是每一个人的敌人,都可以被彻底打倒,踏上一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

死人也是人们的敌人。

自杀的死人被称为“自绝于人民”,要受批判,要鞭尸,家人要受牵连。自绝于人民,这是当时最大的罪,也是有史以来最新鲜的名词。凭着这个词语,他以及跟随他的人,所向披靡,人们求生受辱,求死不得。

死了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的人,以及庙堂里的塑像,也是人们的敌人,要挖开坟墓,要挫骨扬灰,要推倒塑像,要对他们高喊语录,要检验他们是否对毛主席忠诚,要检验死人的尸骨是否做了肥料。

屠杀死人,鞭笞死人,使人不敢轻易生,不敢轻易死。或虽生而惧死,或虽死而惧生。人人惶惶恐恐,个个担惊受怕。好一幕幕古往今来,史无前例,最荒诞荒谬的闹剧。

一切人都可能被他列为敌人,国内的,国外的,活着的,死去的,曾经的亲密战友,同志,写进党章的接班人,都可以是他的敌人,都可能受到大批判。

可他不说任何人是他的敌人。他只说党内出了问题,存在反党联盟,敌人要向人们反扑。人们为了保护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开始假想人人都是这样要反扑过来的敌人。人们开始疯狂杀人,更多人像疯狗一样四处咬人。

只有他,不是人们的敌人。所有人都必须誓死保卫他,捍卫他的思想,做他的好学生。因为一派保卫他的口号喊得不够响亮,另外一派就有理由把这派打倒,杀戮。因为一个人不小心把他的画像挂反了,另外的人就有理由把这个人批斗致死。

他并没有亲自参与这些血腥,这些血腥却全部围绕他进行。人类肉眼,几乎无法察觉到他与这些血腥有关联。

他太高明了,至今还有大部分中国人都在佩服他的高明。




在他的统治下,人们始终不明白幸福是什么,他说,跟着他干革命,服从他的指示,做他的好学生,就是最幸福的人。他允许人们在这个范围内自由探讨。超出这个范围讨论的人,都是黑五类,或者四类分子,对党不满的人,或者……这里有太多名词可以用,可以加。

人们自始至终都不明白胜利果实到底是什么,因为很多人来不及思考清楚,就离世了,更多人以为,他让人活着,有口饭吃,就是幸福,还有更多人以为,看着他在天安门城楼活着,就是胜利果实。他一个人活着,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就代表了全部胜利果实。




他造就了一个几十年都不去探讨什么是幸福和什么是胜利果实的国度。搞了几十年社会主义,他造就了一个几十年后仍然需要探讨什么是社会主义的国度。意味着,这个国家的国家智慧,几十年下来为零或者负数。更意味着,这个国家人们的幸福和胜利果实,是零或者负数。

人们至今都不敢想:这样的社会主义,但愿从来没有过。大部分中国人,依然连一个字都不敢想。社会主义这四个就像施了魔法一样,在每个人脑门钉了四根铁柱,每个人都在这四个字面前老老实实,战战兢兢,诚惶诚恐。曾经,太多关于社会主义的恐怖,施加在人们身上,印在人们脑海里,人们还远没有从一场场噩梦当中醒来。




可以想见,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民族,还能有什么创造力?还能有什么想象力?

但那时的人们,竟然可以自由假想身边的人就是敌人。人们唯有在这方面是完全自由的,此外的任何自由想法则都是毒草。人们在他塑造的紧张氛围当中,都把自己当做了热锅上的蚂蚁,为了给自己找一个生存的地方,蚂蚁不惜践踏身边无数只蚂蚁,以站在别的蚂蚁身体上为安全,以为打倒别的蚂蚁,自己就安全了。于是人们抬起了手,举起了鞭子,举起了屠杀的刀,还举起了枪,发射大炮,出动坦克,装甲车,进行一场场酣斗与践踏,末了却发现:自己永远是热锅上的那一只蚂蚁。




这个国家,在他的语录洗礼下,在他的暴力思想灌输下,任何有思想的人,都没有自由说话的地方,哪怕他死后几十年,也依然如此。高压线与铁棒,压制中国人几十年。人们战斗的想象力,远胜于创造发明的想象力。破坏的想象力,远胜于建设的想象力。中国人的创造发明,建设发展,生活水平,都远远落后于同时代其它正常国家。可他拼命掩盖真相,以支援其它国家来显示中国的富足,并厚颜无耻的说:中国应于人类,有较大贡献。

凭杀伐与战斗,能够对人类有贡献吗?

凭血腥与暴力,能够带给世界什么?

凭压制,能够给世界什么?




人们为什么会那样?

他为什么要那样?

假如他是中国人,他会说感谢日本侵略?感谢皇军吗?

假如他是中国人,他会在大量饿死人的情况下,不但不接受援助,反而大量出口粮食吗?

假如他是中国人,他会在大量饿死人的情况下,依然掌握着政权不放手吗?

假如他是中国人,他会在中国人们根本没有过上好日子的情况下,依然每年援助周边国家,非洲国家,几十亿资金吗?

假如他是中国人,他会让人们互相斗来斗去,还高兴的表态支持,一听打仗就高兴吗?

假如他是中国人,他活他自己的就是了,他会去挖掘已经死了几千年的古人坟墓吗?如果他嫌古人臭,挖出来不是更臭吗?那坟墓碍他什么了?




假如他真的能力突出,伟大无比,那么,什么是敌人,什么是朋友,什么是同志,一年内就判断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敌人也好,朋友也好,都改造转化为自己的同志,既然他那么厉害,他就应该有那个改造转化的本事才对呀。他又怎么可能会几十年下来都在搞运动,都在不断继续割命,不断继续杀人,不断将割命进行到底呢?有没有可能他改造转化人的本事非常低,而杀人于无形的本事却非常高呢?

他批斗人的时候,常常说这个人是隐藏在人们内部很深的敌人。会有一种正确的思想让敌人隐藏在自己内部很深吗?怎么可能昨天的同志,亲密战友,就变成了今天的敌人了呢?是不是说明,他的思想从来都只能够把自己人转变成敌人?

或者还可以说,接受他的思想,就是一个不断让人变坏的过程,或者你没有变坏也可以说你变坏的过程?

假如他真的为百姓利益着想,他会不明白人类活着最简单的需求不是战斗,不是继续割命,只是简单的活着,自然的活着,不受钳制的活着。

假如他真的真理在握,他不会明白公理化方法才是人类社会普遍适用的一种方法?




他偏偏出生在中国。

他成功了。

无数人至今都在讲他是古往今来,独一无二的伟人。

他也说他自己最为老百姓利益着想。

他受到过的拥戴超越古往今来任何人。

至今还有无数人在传颂着他的一切。




可是,他的思想没有任何地方经得起逻辑检验,更不符合理性,与公理更不搭钩。当然,拜他所赐,到今天依然没有多少中国人明白什么是逻辑,什么是理性,什么是公理。

他的做为从来都是在保持与中央高度一致后才向人们选择性公开的。真实的他到底做了什么,人们无法得知,也不允许怀疑,大部分人也不会怀疑,人们习惯了认可他的一切都是好的,对的。就算要怀疑,也无法推测出他的真实用意到底是什么。

封闭加封锁,让他显得神秘高深。




若说他对了,他使这个国家没有任何真正进步。若说让人斗来斗去,彼此杀戮也是一种进步,那么他真对了。

若说他错了,他却无比成功,他成功的把握着这个国家的一切,并用自己的意志塑造着一切。虽然他相信亩产13万斤这个神话远比皇帝的新装这个笑话更为笑话,但还是有太多中国人依然认为成功了就是好,就是对,站在高位的,就是好看的。这么说来,他没有错。他居然能够让一个相信亩产13万斤的皇帝成功做下去而没有人反对,谁能够说他错了呢?

可人类做事的出发点与目的,除了成功的标准,还需要接受道德与良知的审判。人类世界,毕竟不同于狮子王国。人们除了满足简单需求之外,还有精神层次的高级需求。他一度把人们集中到一起来吃饭生活,只满足人们的最简单需求,而彻底忽略掉人们的精神需求。甚至在一段时间内,人们日常所需的最简单需求,也不能得到满足,大量人饿死。他说要把一些人包养起来,他直接把人类看作为他服务,被他包养的低级动物。从这个角度上,没有人愿意被这样。

围绕他的是是非非太多,他到底是对还是错,仿佛成了难解之谜。




种种迹象表面,他身上的一切,完全脱离了人的思维轨道。曾经有人试图用人的逻辑来解释他身上的一切,却越解释越糊涂。有无数人开始把他上升到神的高度。

不容质疑,他曾经彻底干预过人类自由活着的机会,一切都要听他的指示办事。赞成他的人认为,接受他的指示,听他的话,是无比神圣的事情。

但站在神的高度,神是从不对人类自由活着进行干预的。神只说创造世界,却不再获得整个世界。正如妇人诞生婴儿,却并不再让婴儿回归妇人肚中一样。

上天之于人类,亦如母亲之于婴儿,有缔造之恩,却再无占有之意。上天把人类创造的那一刻,就已让人类拥有完整自由。自由,天赋自由,从来都可以完整存在,这是天经地义的,连神奇的上天,也不能够再做更改。否则,请试试有谁能够把已经诞生的婴儿,再回归妇人肚中?

只有魔鬼,因为嫉妒上天创造世界的神迹,才试图通过花言巧语,诱骗,暴力夺取,进而占有整个世界,获得整个世界。他说:摆脱的只是枷锁,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魔鬼竟然试图让婴儿再回归妇人肚中,这样,婴儿必将窒息而亡,这才是人类真正的枷锁!!!人类的大灾难来了。




是的,没有一种人间的逻辑能够解释他的所作所为,与他相处几十年的人,觉得他很不对劲,很不符合人类一般思维逻辑,但是人们找不到他所作所为的病态症结所在。人们只知道他成功了,有无数人像着魔一样迷着他。

假如没有他,中国会怎么样?单是这个念头,就让人战栗不已,没有人胆敢在想法上再往后推进一步,连想一想都不敢。这里从来没有公理。他的存在就是唯一公理,高度一致认可他,仰视他,就是唯一公理。

没有一种人间逻辑可以解释他。他做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他身上的是是非非,用人间逻辑,永远看不清,看不透。




人们像着了魔一样迷着他,因为,他本就是魔,他的思维,他的所作所为,自然与所有人都不一样,自然不是人间逻辑可以解释得清楚的。

他是魔,他是大蛇。

他是圣经启示录13章里所言的,从海中上来的兽,红色的龙,大蛇。

他有“说夸大亵渎话的口”,“ 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他制作了画像, “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

“他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

对照圣经启示录内容,人们惊奇发现,中共的人物,与启示录中那为害人间的兽、龙,其所作所为,几乎对应得丝毫无差。

毛泽东就是那兽,那龙,那魔鬼,那大蛇。他转生人间,为的是祸害中华,吞噬人血,残害人类,兴盛魔道。他不是千年一见的伟人,而是千年一出的魔鬼。每隔千年,魔鬼出来祸害人类。他所做的一切,用人间的逻辑是解释不清楚的,但清楚了他是大魔,以及他的魔道逻辑,人们一下子就可以明白。




你若不信,请你试读全书,读完全书后,你将能够清楚解释中国大地上曾经发生过那些事情的原委。本书也许是第一部真正全角度剖析毛泽东行事原因的书籍,书中人物有一定虚构,行文更是荒诞不经。然而所有人物都有原型。相比曾经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所有荒诞而言,本书只是创设了一种用荒诞来表示极端荒诞的手法。

通过本书,你将明白,中国大地,曾经是怎样一个人间地狱啊。哪怕你是个对毛泽东非常崇拜的人,阅读本书后,也会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过去深受欺骗,你将改变方向,远离魔道,唾弃魔鬼。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书中所写事例,笔者有综合,但并无虚构。




可以告诉读者的是,这部六万多字的书,是以小说形式写成的。如同历史上出现过的几个诗词蹩脚皇帝一样,毛泽东也附庸风雅,爱好诗词,小说中多处引用到他的原诗,稍作修改,用来体现他的行魔心境。无论你是崇拜毛泽东,还是厌恶毛泽东,你都将可以饶有兴趣读完全书,然后根据书中所罗列事实与逻辑分析,与生活中所见对比,做出甄别与判断,判断毛泽东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之后,你将会发现,原来中国大陆存在的这些罪恶,是如此昭然若揭。




小说中所有话语,都来自对罪恶本身的剖析,力争事实清楚,逻辑证明充分。通过摆事实,反复论证,作者希望能够做到,每位读者对毛泽东与中共的所有判断,都来自于读者自己的智慧判断与生活经验,作者只不过是给读者开启了一扇小小窗户,让你在透气而不是憋气的情况下做出思考。但愿这样的窗户,也能够逐步开启中国公理化之门。

本书也开启了一扇世界了解中国、帮助中国的大门,应该向世界人们告诉中国曾经发生了什么,和正在发生什么。当世界人们在饱享自由民主,投入上天怀抱的时候,中国这个人口最多的这个国家,占全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国家,却还在遭受痛苦蹂躏,远没有脱离愚昧与专制。毫无疑问,要彻底脱离愚昧与专制,只能够依赖我们每个人自性的觉醒,只能够依赖每个中国人自身不断的努力。




如果只破开一个局面,而不试图建设一个局面,对人类而言,这仍然是非常危险的。这本书在破的同时,在试图给读者解开真相,增加了解的同时,本书还尝试,通过毛泽东对行魔过程行魔技巧的自述自矜,从行恶行魔的反面,对公理、行善做一些积极的探索,这也是本书的真正意义所在,希望能够引起读者的重视。

魔道浸淫中华,已然九十年。魔道控制奴役中华,已然六十二年。中华日衰,人们日苦。是到了彻底脱离魔道的时候了。彻底抛弃毛泽东这个修成魔界无上恶果的大魔王带给中国人的思想影响,抛开他思维里的暴力,血腥,残忍,认清他的真面目,恢复人性,建立理性,驱除暴虐,建立宽容,重塑对上天的敬畏与信仰,才能够彻底抛弃魔道,建立幸福国家。




幸福是可以期待的,光明是可以期许的,正义是可以塑造的。启示录第20章给了我们明示:“我又看见一位天使从天降下,手里拿着无底坑的钥匙,和一条大链子。他捉住那龙,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但,把他捆绑一千年, 扔在无底坑里,将无底坑关闭,用印封上,使他不得再迷惑列国。”

据此,本书大胆推测,明年(2012年)为人类与魔道彻底决裂的一年,正道占据人心,魔道远遁,魔王被捉住关起来。随着本书问世,大魔王毛泽东身上的“皇帝新装”将全部剥离,毛泽东这个坎将从中国人心口绕开,毛泽东思想这个魔结将从中国人脑海里驱除。树倒猢狲散,他那些魔子魔孙,也必将土崩瓦解,做了鸟兽散。中国人将迎来真正民主自由,受上天庇护的那一天。

中国人们,做好准备吧。




臥龍

2011年3月5日, 中國大陸

Geen opmerkingen:

Een reactie plaatsen